主页 > F翼生活 >曾经是毕业就进台积电的「人生胜利组」,失明后一无所有的他,为 >
曾经是毕业就进台积电的「人生胜利组」,失明后一无所有的他,为

甘仲维,国中就到美国留学,研究所回台唸交大资管,毕业就进台积电。3年后转进他最爱的网路业,在台湾Yahoo担任要职。身旁还有一位交往10年论及婚嫁的女友。

如果这不是「人生胜利组」,那谁敢说是呢?

没想到就在这一年后,工作没了,朋友没人敢联络他,女友也离开了。他自己更是多次想自杀…

到底是什幺事情,让他原本美满的人生,瞬间风云色变?几度想了断自己的生命的他,却因为认识了一位「特别的贵人」拉了他一把。现在的他,竟过得比之前更富足、开怀…

(以下照片由墨镜哥粉丝专页提供,CMoney小编Lele採访,甘仲维亲自口述)

我在台湾出生,从国小开始,因为爸妈工作的关係,便在香港、马来西亚、新加坡等地,过着举家迁移的生活。

也因为从小就过着不同于一般小孩的生活,所以在同侪间,较难建立情感,造就了我渴望交朋友、适应力强的特质。但也因为这样的经历,让我的个性过度独立,有时候特别爱逞强。

国中独自到美国求学,刚好搭上网路热潮
大学决定主修资讯工程

在高中的时候,正好网路开始起飞,那时还是数据机拨接的年代,虽然连上网路需要半小时,但是对我来说只花30分钟,就可以看到半个地球外,台湾的即时资讯,是一件很神奇的事。也因此对资讯埋下了很深的兴趣,在大学时便主修资讯工程学系。

大学毕业之后,决定回到台湾继续念研究所

刚好有个机会可以让我申请亚洲的学校,家人很鼓励我回台湾。想想自己20几年缺席台湾的生活,或许可以回来试试看,于是申请上交大资管所后,便回到台湾展开新生活。

曾经是毕业就进台积电的「人生胜利组」,失明后一无所有的他,为图为交大的小木屋鬆饼 资管所毕业之后,顺利进入台积电工作
但3年后我选择转换跑道-Yahoo首页製作

跟大多数同学一样,我进了台积电工作,主要工作是在做系统自动化与分析,因此大部分的时间都是对着电脑。工作第2年,当时的教授很鼓励我回去,于是我重返校园边工作、边攻读博士。

这时我也遇到一个瓶颈,在台积电待了快3年,那些年我一直不断的思考,问自己「这真的是我要的吗?」我觉得这份工作跟自己的个性太背道而驰,我喜欢更人性化、更与人接触的工作,于是便离开公司,到Yahoo奇摩设计首页网页。

曾经是毕业就进台积电的「人生胜利组」,失明后一无所有的他,为

新工作让我沉浸在喜悦与成就感中
但这天突然眼前一黑,我的眼睛竟然从此…

这份新工作需要跟客户沟通,3年来我乐此不疲的持续工作着,直到某一天…

还记得那天,从一早进公司开始,头部便隐隐作痛,但因为工作忙碌,一开始并没有放在心上。直到下午开完一个会,瞬间眼前一黑,伸手到眼前晃动也看不到任何东西,直到那时我才开始慌张。

曾经是毕业就进台积电的「人生胜利组」,失明后一无所有的他,为

一到医院,才知道我得的是急性青光眼,因为眼压太高,医生说要赶快开刀。一开始信心满满的我,以为自己一定能恢复视力,心里还想着要回去工作。

然而,我留职停薪的两年内,一共开了11次刀,在第7刀的时候,医生宣告我失明了。从一开始的期待、失望,到绝望…

后来补的那几刀,只是为了让眼压高到会头晕呕吐的我,好受一点罢了。

宣告失明之后,事业、学业、感情生活全部停摆
家庭也陷入危机

妈妈放弃了海外事业回来照顾我,交往10年的女友也离开了我,想想过去是我牵着她的手逛街,但现在她却要引导我去每个再平常不过的地方。其实回想起来,我还是很谢谢她曾经陪伴我的生活,直到她也无法再承受的最后一刻。

当我从一个非障碍者变成障碍者的时候,朋友间没有一个人敢来探视我,大家不知道该如何与我互动。我无法拨电话、无法上网,整个人就像是人间蒸发一样。

曾经是毕业就进台积电的「人生胜利组」,失明后一无所有的他,为

那段时间我每天都想着要结束自己的生命
但我发现,家人并没有弃我于不顾

每次邪恶的念头计画好之后,却因为看不见,连执行都做不到!被发现的我,就是跟家人一阵扭打与拉扯,时间久了,这种悲观的念头便慢慢淡了。因为我发现,家人并没有放弃我,他们认为我还是我,并没有甚幺不同。

也因为这个意外,从小感情特别好的弟弟原本在香港工作,在知道我的状况后,很怕没有人陪我,便把工作辞了回来台湾。原本妈妈叫他不要放弃工作,但是弟弟说:「他是我哥,我不帮他谁帮他?」

其实弟弟回来也没有特别做甚幺,就真的是陪伴,陪吃饭、聊天、告诉我电影演些甚幺。也因为家人陪伴,让情绪起伏很大的我好过很多。

曾经是毕业就进台积电的「人生胜利组」,失明后一无所有的他,为採访当天,仲维的弟弟(右)陪伴在哥哥身边,静静的在一旁协助採访工作 在我自暴自弃时,遇到生命中的贵人-淑琪姐

前女友在离开之前,竭尽所能的帮我寻找可利用的资源,也上网找到了一个彻底改变我的贵人-淑琪姐,也是一位中途失明者,意外发生时,她的老公就此消失了,从此一个人独自扶养小孩长大。

刚认识她时,因为对自己的人生感到绝望,我总是蓬头垢面、邋里邋遢,心不甘情不愿的被家人拖进她的咖啡店里。

刚开始,我对她总是爱理不理,觉得她的人生不关我的事,但她却很愿意将自己的经验,分享给像我这种中途失明的朋友。时间久了,我慢慢对她卸下心防。

曾经是毕业就进台积电的「人生胜利组」,失明后一无所有的他,为

我问她:「为什幺要穿得漂漂亮亮?又看不到。」
她说:「因为我自己高兴啊!」

没错,她就是一个这幺酷的人,而且常常在店里蹦蹦跳跳,灵活到让我常常忘记她也是位视障者。

那时我身上有很多保险纠纷,其实都是她为我挺身而出
她告诉我,我有回馈社会的潜能,只是自己没有发现

让我最印象深刻的一件事是,有一个理赔拖了好久,当保险公司宣判不理赔的那瞬间,淑琪姐哭了。她对着保险公司说:「你们不差这点钱,但这笔钱对这个年轻人而言,是他重新站起来的机会啊!」

老实说当时为了救我的眼睛,把工作那几年赚的钱都花光了,不论是中医、西医、神医、密医甚幺都看过,全家人几乎是散尽家产的在救我,甚至每个人的棺材本都没了,所以那时家里经济状况是真的很不好。

淑琪姐在我心目中,是一个很坚强的人,总是正向思考,认识她以来 我从没听过她哭,但是为了我这个陌生人,她哭了。我才发现,她为了我真的很努力。

她告诉我:「仲维,我今天帮你,是因为希望你以后也可以帮别人,我相信我不会看走眼,你只是一时半刻不知道自己的能耐。之后的你绝对会很独特,要记得这个信念,要一直传承下去,即使我不在了也一样。」

曾经是毕业就进台积电的「人生胜利组」,失明后一无所有的他,为

在淑琪姐的鼓励下
我决定重返校园完成博班学业

只是交大从来没有全盲的学生,我带着专用的电脑、器材到学校会议上。幸运的是,我的指导教授非常挺我,后来通过了教授们发一篇国际期刊的考验,便回去继续进行博士论文,完成学业。

对我而言,淑琪姐是我生命中很重要的支撑,但这段开心的日子并没有持续太久。

淑琪姐告诉我,她要去旅行
没想到再次见面却是在她的告别式上

有一天,她告诉我要去美国一段时间。一切来得很突然,但我还是很热情的跟她分享我在美国的种种。虽然看不到她,但我可以感觉到她的精神不像以前那样旺盛,为什幺出去了还这幺闷闷不乐呢?这一点都不像她。

为了让她打起精神,我告诉她:「淑琪姐,我博士快毕业了,等毕业之后,要带你去吃好吃的大餐!」后来的日子,我打电话给她却始终没人接听,没想到我们再见面,是在她的告别式上。

她得癌症过世了,却一直隐瞒着我。

还记得那天下着毛毛雨,我搭着计程车来到教堂,手里紧握着的,是被我死命捲成一卷的口试给分单。

曾经是毕业就进台积电的「人生胜利组」,失明后一无所有的他,为

一切来得很快,我才又再次感受到世事的无常。认识淑琪姐不到一年的时间,她改变了我那幺多,即使到最后一刻还是这幺贴心,还骗我说要从美国带礼物回来给我。

但她不知道的是,对我而言,其实她就是最棒的礼物。

曾经是毕业就进台积电的「人生胜利组」,失明后一无所有的他,为

毕业之后我打起精神
想运用所学来帮助其他视障者,无奈却四处碰壁

我谈过多家企业想继续进入职场,但多数的公司只愿意约聘并支付最低薪资,无法累积年资,先前的工作经验一点帮助都没有。我心想:既然台湾行不通,就试试看国外吧。

于是我开始上网找美国的工作,包括Google(谷歌)、Amazon(亚马逊)很多美国的知名企业都邀请我去面试。而我每次一接通电话就会先表明自己是视障者,他们都会回我:I know,so what?(我知道啊,那又怎样?)

态度与台湾的企业截然不同,让我深深感受到,台湾对身障人士的不友善,根深蒂固。

曾经是毕业就进台积电的「人生胜利组」,失明后一无所有的他,为

最后我拒绝了Google的邀请,决定留在台湾寻找机会

最印象深刻的是在电话面试时,有一个Google的女主管问我:「你口口声声说想为身障人士做这幺多,这些好想法,为什幺不在台湾做?」

她的一番话引起我的省思,后来在回覆期限的最后一天,我拒绝掉了Google的offer与工作邀请。最后,我在网路上找到了资策会。

曾经是毕业就进台积电的「人生胜利组」,失明后一无所有的他,为

沟通过后,资策会十分认同「关怀科技」的理念
于是便着手开始开发一款App,解决视障朋友的困难

这项计画称为i-AIM App计划,从发想、设计、提案、使用者测试、使用者体验全部一手打包,因为我不仅是开发者,也是使用者。

自己在成为障碍者之后,认识了轮椅族、听障朋友,才知道大家在面对生活时, 都有很多困难。他们渴望不同的就业机会,而不是只能卖彩券或口香糖。

i-AIM App,工作人员只要看得到,便可以在家工作、解放工作障碍。视觉障碍的人得到帮助,非视觉障碍的人得到工作,就能够达到双赢的效果。

曾经是毕业就进台积电的「人生胜利组」,失明后一无所有的他,为

虽然这款App现在还在募资
但这是我唯一能回馈社会的方式

一直到现在夜深人静时,我还是常常会想起淑琪姐对我的鼓励:「我今天帮你,是因为希望你以后也可以帮别人。你是很有能力的人,一定要尽你所能回馈这个社会。」

回过头才发现,自己在做的事情,都是当初从未设想过的,而似乎这一切又像是一种冥冥注定。未来的事,虽然我还不知道,但是我会带着淑琪姐对我说过的每字每句,继续为这个社会创造更大的价值。

儘管过程辛苦、一路上会有很多挫折,但或许这就是人生最迷人的风景,「每个人命中都会有专属于他自己的困境要去突破,这或许就是每个人的必修学分吧。」

曾经是毕业就进台积电的「人生胜利组」,失明后一无所有的他,为

后记

第一次听到仲维的故事,觉得很不敢置信,这意外竟然发生在他这种「人生胜利组」的身上。

但也因为这些经历,以及这条路上遇见了生命中的贵人,才渐渐开始改变想法、改变对这个世界的态度。那就是:遇到这样的困境,他最后不仅没有放弃自己,居然还能发愿要把「希望的光芒」带给千千万万受困的人。

看到这我才了解,原来,这才是「人生胜利组的」真正定义。

墨镜哥,谢谢你用自己的故事,让我们了解这一点。这世界有你真好。加油,祝你成功!

最后让我们为这位勇敢面对人生,并向全新世界挑战的大男孩甘仲维,用力地按个讚吧!


上一篇: 下一篇:
相似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