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F翼生活 >网路选战新一章,网路庙口极大化 >
网路选战新一章,网路庙口极大化
网路选战新一章,网路庙口极大化

在四年前之前,讲网路选战虽然对网路重度使用者来说是一件未来式,但柯文哲之后的两年后,网路选战虽然成为一种侧翼,但离主流有点远,而现在呢?说不定是种过去式?

在之前谈网路选战,会说跟传统选战最不一样的地方是:

在去年时,曾讨论到直播购物是种对网路的翻转,在直播兴起之前,网路购物的主流靠的是文字与图片,辅佐规格等描述,再加上一些文案,虽然这还是主流,但直播购物让那些会用口才与风格特殊的人从店面市场走到了网路,虽然可能整体业绩还是输给购物平台,但已经瓜分不少了。

事实上网路直播购物最大的特色是:

  1. 直播的成本降低,几乎所有人只要有手机就可以。
  2. 直播的传播方式不再被电视频道局限,靠社群媒体就很够了。
  3. 即使资讯不如精製的图文影音丰富,但还是吸引了一批不想要吸收如此大量资讯与做判断的观众,他们更容易被说动。

在之前不否认的网路被一群文字工作者独占,因为那时图片製作与传输成本都很高,但在图文部落格的兴起,图片与相片甚至自拍的美女照,都可以成为让许多人为之风靡的事。

网路选战新一章,网路庙口极大化
一个只写到 0.3 版就失效的文件

但影音平台与直播平台的兴起,随之降低的不只是资讯技术门坎,年龄门坎,内容门坎都随之降低,艺人的资本密集包装不再是种优势,网红跟群众的亲近与直接反倒是更迷人的事,即使有时这些话语是无法经得起 “检验”,但最后的结果是原本的精英反倒是个障碍,能吸引到相同也是那些资讯匮乏症候的人相当有限,超过万就是极限了,反到是 20 岁年青人,粉丝数没有几十万还真的无法称为是网红。

的确大部份的人本来就不想要从网路获得资讯来做深度思考,那些就是那群重度网路使用者与自许为知青或文青的人,为了想要証明自己高人一等而有了知识型的消费文化,大部份的人想从网路获得的是认同与娱乐,当然这并不绝对,甚至若是大部份是 “浅娱乐” 与 “轻正义”,若是再有一点稍微深度的包装,市场永远规模较大,就像是现在的手游市场,所谓的 “Serious Game ” 虽然存在,但永远只是少数与特殊族群。

而在以前要做出文章,图片,影音,小说,游戏的须求较高,但随着技术成熟,越多人越可以参与时,浅碟化就是必然,这不是坏事,而政治也是一样。

政治从君主,到封建城邦,到贵族世袭,到资本家特权阶级,慢慢的把政治权力交给更多人,虽然也是有在走回头路,但整体而言参与的人也越来越多,理论上这社会会越来越多元。

但有时人还是习惯容易被操弄的 “轻正义” 而不是 “深思维”,一个长篇论述的影响力不足一句 “口号”,而接下来是一个有趣的问题,我是相信这两个都是有价值的,但 “单一秩序” 与 “多元并存” 是否真的可以同时存在?或者是要用甚幺样的机制存在?就像是轻正义与深思维的论证,就像是休闲游戏与深度游戏那样的战争不会停下来一样。

这次的选举,与其说是创造了一个从基层开始的神话,甚至有人说是透过网路操作,但这是一个完全非典型的网路选战风格,但也是建立新典範或扩充新的可能性,让资讯 “霸权” 从文字工作者,从知识份子族群解放出来,回归 “新庙口政治”,让我们看到透过网路不须要有很强的论述与实证,只要让人有所感的 “群众魅力” 存在,还是可以透过网路来实现。

而那些人说这是反智的新里程碑,我倒是认为是大家把网路政治想的太过美好,庙口总是聚集一群人,这些人只要够多,庙口就会成为商业中心,政治中心,这是抵档不了的, 虽然网路最大的好处是让资讯的取得成本降低,让资讯传递的幅原更广,思维逻辑会更清晰有效,但相对的透过 “饱合式的攻击” 做到像 “群体迷思 ” 那样的封闭狂热也更有效率。

或许现在是这样,谁能知道两年后又会是怎样呢?

上一篇: 下一篇:
相似文章